选择页面

我,文艺青年

曾经有段时间大家纷纷在讨论如何定义文艺青年,也有段时间很多人试图和文艺青年这个词撇清关系,我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虽然不太清楚每个人如何定义这个词,但一般都大大落落地承认。

我所理解的文艺青年和所谓文艺似乎并没有太多关系,阅读、音乐、旅行等等只是很表象的行为,在我观察到的这个群体(不如说我事先已经有了大致的定义),他们有一些共性:自省、独立、有同情心,有强烈的愿望想要理解这个世界,甚至蠢蠢欲动地想要改变一些东西。

有时候这些特质是危险而痛苦的,所以你会注意到他们深夜酗酒、弹琴唱歌、赋诗、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更有极端者选择离开我们的世界。你还会发现他们可能在某个阶段对神秘文化、(上个世纪的)心理学、宗教之类的东西有很大兴趣,星象、九型人格、躁郁症、碳酸锂、弗洛伊德、佛和禅……太多容易把自己绕进去的东西。

幸运的是,我在偶然的机会开始学习经济学,它很大程度上在成年后改变了我的世界观,有了新的思考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尤其是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学,甚至有时觉得和我的价值观暗暗契合。

奥派强调的是市场的自由,反对政府过分调控干预。其中我还感受到,实际上是对个人需求的尊重,对选择和自由的尊重,所以现在我很少会像从前那样,总是愤愤地想,你们应该听这样的音乐过这样的生活,那种品味和行为方式是糟糕的;更不会说因为我养一只可爱的兔子所以你们不能吃兔肉;我还倾向于认为卖淫、大麻、炒房、高利贷这些行为并非是邪恶的。

“我们期待的每一餐,并非出于屠夫、酿酒师、面包师的仁慈,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打算” [1],在健康的市场里,人们各自为自利的打算去满足别人的需求,没有所谓道德强加的善恶,人们自由地交换交易,各取所需,自然而然地团结在一起,实现从前一个人所不能完成的奇迹 [2],却又能够相互独立,这是市场带来的最大的善。看起来似乎是“成年人残酷的世界”,但实际上,对每个自省、独立、有同情心,有强烈愿望理解和改变世界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健康而充满可能性的土壤。

 

  • [1]出自亚当斯密《国富论》
  • [2]推荐阅读米尔顿·弗里德曼《我,铅笔》

喜悦的诗

我想写喜悦的诗
明亮的大调和窗子
过去就留它在那
也不告别

就觉得有些快乐
也时常焦虑
旧的头绪还躺着
但看起来远了

冷艳的句子
不太记得起
机灵的措辞也没
就想傻乎乎看着你
看着生活和自己
热水、维生素、晴天
像是被世界爱着
缓缓地,细腻地

一生很长
一生总是未知
但它是确定的

新状态

会介于两种想法之间——要是当时这个样子,现在就应该是另一番景象;或者,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切何其相似。

对于前者,通常是懊悔或失落吧,其实不经常发生。只是觉得事情发展地并不那么完美。对于后者,像是常态,像是掷大千世界的骰子最后总是那特定的六分之一是发生于你。

新的事情是开始工作了,不到十天。有意思的是把玩大量真实数据,能够身临其境观察并操作一个活的公司的一部分,不满意的是其他人陈旧的思维模式和不区分上下班时间的风气。

新的但不意外的事情是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不同以往的部分是现在的我似乎不像从前那么胆怯和不自信,旧的部分是我总能联想起和从前的相似,可怕的相似,总和不巧和无奈契合,这让我再次想到那个时不时会冒出来的圈。

朋友们似乎陆续来了上海,于是初来乍到的我感觉走到哪儿都能找人喝几杯。也许这里会是我的另一个南京,也许不久生活会发生重大的令人惊喜的改变,还不太确定,至少so far so good。

待业杂记

有这篇日记纯粹是因为我觉得太无趣了,而且差点就没有了,逛了一会儿各网站就有些困了,不过看看时间还早,还是写一篇吧。

虽然最近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但就是觉得无趣,在家待业中,作息大概是老年人的生活,日常用品也不太顺手,总之是一种奇怪的寄居状态。

好像又坚定地年轻了起来,觉得差一点可以悟出一些道理,认知也有了些变化,而这种变化我认为是好的,也可以说没变,也可以说是像庖丁解牛似的走到了第三个阶段。

还是会轻易被感动,会轻易流泪,但不轻易伤感。陌生人多时还是会有些羞怯,但还是懂得如何适当地不要脸。这状态不算差,也不算好,确实差那么一点东西,但并不是迫不及待。

我估计也没什么人想读这里的东西了,虽然我有时候觉得之前写了不少佳作,前几天晚上睡前还突然想把某篇诗写成歌呢。也许最近会做一些有趣的东西出来,形式不限,不一定是新的,也许是回忆或者旧物的重新发现,当依附的情感消退之后重新去审视,这很有意思不是吗?

青春

比起20岁的自己,我没有变得更成熟,而是扎扎实实地变老了一点。

我有时候会什么都不想做,也不知道想吃什么。过了正午趴在阳台的窗口晒太阳,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狗屎。

回想一个朋友大半夜跟我描述他的宏伟蓝图,先赚一大笔钱,再去全世界开阔眼界、学习、寻找灵感,再找一个值得自己毕生去努力的事一直做下去。我羡慕得不得了,想想自己就卡在了第一步,不是自己做不到,而是时不时会跳出不相信自己能做到的念头。

于是他去了一个来钱快的行业认认真真当起商人,不违法但是道德上可能不太讨喜,也嘱咐我不要跟熟人提起,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是对自己又想挣钱又不自觉得带着理想主义的做法产生了更大的焦虑。

这又联系起了我更多对自己的质疑。这两天找人帮忙办事,平时不联系的都翻了出来,一上去就麻烦别人,甚至还有猛然想不起对方叫什么名字的。当然,毫无收获,甚至还被人呵呵了一下。以至于我想要重新审视我的人际关系和社交习惯。

这些事情想多了,而看着春天的绿叶和枝桠,吹着暖风,就觉得自己是一坨正在变干变硬变黑的屎。

生意初记

准备好够一天卖的食物,带上传单来到潜在顾客面前的时候,算是真强实弹开始做生意了。不巧那天下着雨,中午穿着雨衣在路边发传单,路过的人手冷得缩在口袋里不想接过。临走时徒弟小七帮我拍了张照,开玩笑说,以后你做成大公司了,可以给大家讲创业故事,把这张冬天在雨中发传单的CEO照片放出来给大家励志一下。

遗憾的是后来一张订单都没有接到。

就记得那天晚上回到家时感觉非常累,包括一直到现在也非常累。常常被朋友问起店什么时候开张,当然也免不了来自家里的催促,于是我总是借机说一句,我一个人在做一个团队的事情,所以别急。而有天我发现连我自己也急了,感到慌乱无所适从,感到羞愧和无力。

于是我在想我需要一个团队。

试营业第一天,我叫来了帮手,虽然天气让人觉得些许困难,但从一大早到下午我的状态其实很好,实际上我也喜欢那种感觉,概括了说就是和志趣目标一致的人一起克服困难,完成一件有意义的事。这也挺贴近我理想的生活状态。

创业的事当然远不止这些,我才打开瓶盖闻了闻,让我们接下来喝一口尝尝看。

远扯

某天见我一个朋友时他随口讲起最近的事,其中一件是他前阵子和法国姑娘去爬泰山,到了山顶之后那姑娘突然一句话不说坐在石头上看着远方,表情很忧伤。他问她怎么了,她说心里难受。他问为什么,她说空气污染太严重了,让人心寒,远处能明显看到地面笼罩着一层雾霾。

后来过了几天我又想起这事,突然觉得心头被触动有点想哭,是的我的泪点就是这么奇怪,总是被一些关心人类共同命运的行为和想法所感动。

人类共同命运的走向其实只有一个,就像一个人的命运的走向只有一个,那就是灭亡。但是既然知道迟早要灭亡,为何不竭尽所能让所有人都过得愉快幸福呢?我对关心人类的人抱有好感,他们让我不至于对世界感到绝望,让我看到还有人在和让人不满的部分作抵抗。我也乐于关心人类的共同命运,这让我感到自己在生活以外的旺盛生命力,所有我想要的让世界更好的改变,如果能实现,会让我感到无限快乐。

幸好是春天,幸好有睡眠

如果起得很早在清晨下楼梯时可以分心去关掉彻夜透亮的灯在下完十几个台阶之后就可以指挥手臂触摸墙上的开关虽然还是有一定概率无法扰乱或暂停当前的困惑以至于我还是相信没有一条规律可以描述我们世界的全部所以就算我认为他不应该在睡前说晚安但他要是这么做了我只能感到好奇但是谁都没有错就像你有时也会和我感到一样的悲伤低落就像我也会想起在路上的时候可是我还知道有人傻乎乎独自住在废弃的车子里吃了有毒的野草死了我和小伙伴在一旁哈哈笑笑烂了两年前我黯淡的岁月在水杉和梧桐树下光阴斑驳的日子但我不必失落因为即使在手掌低于气温五度的时候还可以握着你的手虽然存在很大被误读的可能性或者已经在发生好吧我不玩后摇真是太可惜了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却不认识他们其实也很合理因为我和他们一样不想和别人一样但又不想用花俏的奇异事物区别于别人只想带着呵呵的心混在人群里谁也认不出但可惜还是经不起一阵海浪拍打虽然我爱海牙的沙滩海鸥和夕阳以及我踩下的脚印即使它们很可能在第二天就不见踪影即使当事人始终不在场直到出现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正如她唱得那样正如我在台上因为不记得歌词而被老师批评一样尴尬但我必须在快递员来取退货的音箱之前结束最后一个音符毕竟比起次氯酸钠我更不讨厌对氯间二甲苯酚的味道不过这是旧话了我又愿意又不愿意想起虽然我好奇为什么她只记得她而不是她好了圈已经唱完我们散场吧幸好是春天幸好有睡眠。

第七天

我开始相信平凡,我想回去,平凡被丢失了被玩坏了。我想要我们好好地吃饭睡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三餐,感受时间变化和季节交替,一起在树林里散步,不探寻意义和真理,不妄图极乐和涅磐,只做宇宙中一瞬的蜉蝣,生亦有期终亦有期。我还要我们有爱,世人也相互有爱,我点起的灯可以照亮我以外的范围,所有人皆是,恐惧黑暗的人会见到光明,缺爱的人会得到照顾,他们会从内心生长出爱,久久不灭。

你说每个数字都有颜色,但你不敢看7,你说7后面有着恐怖的东西,但是你病了,你在第七天病了。你要好起来,我要你好起来,因为我看到7是一辆白色的小车,在春天的清晨带着爱人和朋友去草地上野餐。

埋葬在春天里

傍晚走在校园里有些凉,天很干净,有尖角爽脆的月。

有三两人停下,在看一只趴在路中央的狗。它保持安详入睡的姿势一动不动,有人发出很大声音吓唬它,仍然毫无回应。没有伤没有血,有人说它老死了。

是吧,也许它在一场晒着春天暖阳惬意的午睡中去了另一个世界吧。

春天里是首温暖而伤感的歌,每唱必哽咽,有时甚至看着歌词就咽喉发酸热泪盈眶。

1889年尼采目击一匹马被鞭打,失声痛哭,精神崩溃,不久后离世。

评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