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什么时候我们也坐下来认真谈谈理想

我渐觉担心,不知何时起,当有人造出这样的句子,“哎呦,少说点吧,他可是个有理想的人”,我开始很是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担忧。当我们的语言中,“理想”这个词渐渐带上戏谑或贬义的色彩,我们也差不多要灭亡了。 岁月掩埋了太多东西,有多少人已经忘了理想这回事了;多少人或许依稀记得,却羞于再向别人说起;这些都还不算非常糟糕,最悲哀的是,多少人甚至想都没有想过。所以,我想为你做一杯咖啡,朋友,我们坐下来聊聊理想吧。 那我就先说了。...

意义的悖论

很多年后又开始思考意义,我以为当初给自己定义的生命意义很能再骗上十几年。直到偶然看到别人在讨论,也就是在不经意间识破了自己的谎言。只是,这没有让我像以前那样绝望,截然不同的是,反倒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当有人开始问活着有什么意义,他们陆续作答,但是基本上逃不了这样的反问: A:你说,活着有什么意义? B:我的意义就是X。 A:那么X又有什么意义呢? B:……...

爱情:我的相信与不信

我想告诉所有人,我开始严重质疑爱情了。 和同龄的大多数人一样,在十八岁左右有过一次初恋,就像春天的每一朵花,在繁茂之中平凡而又有属于自己的艳丽。它再普通不过,或红或黄或白,在路边在河岸在公园的长椅旁,而每一个沉浸在其中的人儿,都做着自己幸福的梦,像个童话故事里的孩子,空气是甜腻的,氤氲着糖果香气,一切景色都蒙上温暖的色调,那般让人着迷得微醺。...

爱情认知

原型(prototype) 我们在理解新事物的时候通常借助已经被理解的旧事物,通过对已知事物的组合或隐喻,以构建新事物的概念。例如,一个吉他手第一次见到ukulele的时候这样描述,ukulele就是将吉他的五六弦去掉,第四弦升高八度,变调夹夹在第五品,外形变小即可。再例如,当人们第一次接触电脑的时候(实际上这个词就揭示了认知过程),通常会这样理解,电脑就是用电子技术模拟的人脑,硬件即是人脑(肉体),软件即是心智或思维,输入设备即是五官等等。...

由“最没用的机器”想到的

去年的TED年会上,有一位演讲者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叫做世上最没用的机器。这个机器是一个小木盒,用法就是,你按动开关,然后自动打开,从盒子里伸出一只小爪子并触摸开关,把盒子再关上。 这让我想到了宇宙大爆炸理论,我们的宇宙从最初的一个奇点,爆炸,逐渐膨胀,在这过程中产生了各种天地,包括我们的地球,也因此出现了人类,然而宇宙最终将会坍缩,变回到最初的那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