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喜悦的诗

我想写喜悦的诗 明亮的大调和窗子 过去就留它在那 也不告别 就觉得有些快乐 也时常焦虑 旧的头绪还躺着 但看起来远了 冷艳的句子 不太记得起 机灵的措辞也没 就想傻乎乎看着你 看着生活和自己 热水、维生素、晴天 像是被世界爱着 缓缓地,细腻地 一生很长 一生总是未知...

黑匣子

要测试黑匣子外壳的坚硬程度 就必须用烈火烧、用重物猛砸 若毫发无损 则需要升高温度、增加冲击力 直到把它毁灭 之后懊恼地制造下一个并测试 然而从仙林到浦口只需两三小时 没有北湾到南京那么远...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为什么会想你 我知道此刻你不会出现在这里 所以需要脑细胞的大量死亡 换来与想念的悲伤搏击后的安宁 于是我就思考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我自己的事 “独善其身,才可能相爱” 到哪了?够善吗? 还少了些什么? 或者其实孤独一生,来世再相爱? 对吗?还是—— 相爱吧,共善吾身?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其他人的事 他们都懂什么是爱吗? 快乐吗?愚蠢吗? 他们爱这个世界的其它吗? 或者大部分连结的基础在于 互利共生 可他们至少已经开始了探索不是吗?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抽象的事...

周一就这么过去了

周一就这么过去了 周一就这么过去了 而你也很清楚 周三、周六也会一样 你的三十岁、六十岁 也不会有什么异同 他们只需一张支票 就可以轻易取你性命 但你不必惊慌 只需准备好钱 耐心排队...

得救了的病

得救了的病 不是    病    得救了 而是    一种病    叫    得救了 病发见于各个年龄段人士 患者通常将自己搞得很惨 越惨越好 越惨越容易得救 从而体验    得救了    的快感 而越是得救了...

母亲之死

梦里他的母亲说 她已经七十岁了 他躺在地铺上正要入睡 她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他被吓醒的一刻 猛然地自然地必然地颓然地想起他的爱人 满肚子的委屈溅了出来 弄湿一大片枕头 就像黏乎的纸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