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们生活在一个营销的世界。这个营销不是简单的买卖,不是简单的广告,而是任何价值观的灌输。

我们被灌输了什么?价值观、审美情趣、是非观,以及一切当我们提起时被认为是群体共有的东西。然而很多时候它们未必是积极有益的东西,甚至毫无意义。可究竟是谁在灌输我们?是有人恶意在做这件事吗?显然没有人这么无聊。

一切都来源于每个人内心深处的弱点与丑陋,它们相互勾结,试图去营造一个看似美好的世界。什么是好的,什么是美的,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应该的,可以被接受的,都由这些东西决定。

可是你欣然认为的美好真的就是美好吗?你颇以为自得的审美情趣真的是美吗?只不过是别人定义的所谓的美而已,只是被大众认同的姑且被称作为美的东西。它的形成方式就是营销。

几天前去看The Vagina Monologue,记得有这么一幕,台上演员说出Vagina的一个贬义的俚语,叫cunt,然后把每一个音节拆开来,接上美好的词,在她说完一长串之后,叫台下大家一起大声喊出这个词。这么一个简单的营销,就在这个场合下把一个贬义词变成了大家狂热拥护的词。

所以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所认为的美和美好绝大部分是不真实的,有人追求时尚,有人用普世般的审美和价值观去评价别人并自以为占领了据高点。常常可见谁谁去大加赞美某某事物,可是他真得发自心底认为它美吗?他这的懂吗?懂他妈个鸡巴。

我在看巴主席和yumbi乐队的视频采访的时候,在开头以为是恶搞,以为母狗只是在装作脑残,后来看了两分钟,发现这个人的见解真他妈到位。我们所面对的操蛋的世界就是这样,审美与美的价值总是不对等,总是有傻逼假装感知了美并混进人群去假猩猩地赞美,总是有傻逼不理解什么是美而混进人群去批判他们认为的丑。

有时候想想,这个世界真的不太好,可这不就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