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学过一点语言学的人都知道有个现象叫语义贬损(Semantic Derogation),就是本来是褒义或者中性的词语渐渐地被附加上消极负面的含义。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臭”在古文中本是“香”的意思,现在指让人很不愉悦的气味;“爪牙”本来指武臣的得力助手,现在是坏人帮凶的意思;“衣冠禽兽”本来是说古代官员衣服上用来区别品级的飞禽走兽,现在指表面衣冠楚楚但内心丑恶的人;“卑鄙”本是表达自谦的词语,意思是地位低、见识浅,现在用于形容人的恶劣品行。

以上都是古今异义的例子,这里我想说说现在的例子,尤其是我们这代生活在网络时代的人的例子。之前在一篇关于理想的日志里我提到过,有些年轻人在谈起理想的时候已经有往上附加戏谑甚至贬损含义的趋向了,这让人很是焦虑。我从来没想到过从语言的使用和变化中能看出一些社会现象和人群的心理变化,甚至以为那些都是扯淡,都是学者故作姿态或者急于发表成果搞出来的名堂,但现在发现你不能说完全,至少能看出点东西来。

先说“和谐”这个词。和谐本来是一个很美好的形容词,但是现在时常被我们用于某见大家都不愿见到的事情:某某东西被和谐了,某某新闻被和谐了。就算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只要再加一句“你懂的”,然后你就真的懂了。我想,最初有人开始这样用应该是出于对事件不满而讽刺:你看看,就这样还和谐社会?和谐你妹啊。然后接下来发生什么恶性事件,大家都会调侃到:哦,和谐社会啊。直到最后某组织不想让你再挖苦了想把事情藏起来,然后说,看,这下真的和谐了吧?于是新的动词诞生了。

再说“公知”,想起这个是因为看了韩寒的文章,这个词如何没能逃过厄运而沦陷我想他应该说的挺清楚的,有人眼红有人阴谋论有人跟风有人厌恶,就这么简单。类似的一个词还有“文艺青年”,请容我大篇幅引用水木丁的一段话:“碰到从前文学论坛的老朋友,朋友感慨,现在的“文艺青年”这个词儿门槛低了,从前的文艺青年要能写小说,能写诗歌,要么博览群书,或谈一手好琴,能作曲,能作画…现在看个电影演出都叫文艺青年了。我说这到没什么,只是偶尔看到有人倨傲撇清自己不是文艺青年时,其实我心里划过的句子是——你也配?”不管什么东西受追捧,最后都很难逃被嫌弃(也许除了钱吧),总有人为利是图,总有人围观看热闹,总有人误解诬陷,总有人见不得别人好。

最后说一下“呵呵”,它被贬损是因为越来越多人用“呵呵,傻逼”来回复别人时把“傻逼”省略了留下“呵呵”以至于让人觉得你说“呵呵”其实就是在骂“傻逼”。最近我有个朋友抱怨说,现在只要有人在QQ上跟他说呵呵,他就恨不得过去把对方掐死。其实我也有类似的体会,因为拐弯抹角地骂人比直接了当更伤人。

我觉得大多数人是抱着娱乐的心态去看世界的,他们把一切都当作时尚去玩,今天发现大家都说某个东西新鲜好玩,就去凑凑热闹,明天觉得不太爽就骂骂人,后天发现没意思了就跑掉了,完全不能认真踏实地去追求点东西。记得有次李志在台上愤怒地砸了琴,他好像说了句大概是这个意思的话:当我严肃的时候,他们觉得我在装逼;当我娱乐的时候,他们觉得我是个傻逼。所以这个世界让你很无奈,我们就不断地去糟蹋语言吧,可这有什么用,今天说和谐,你觉得讽刺地痛快,明天他就把你和谐了。笑容没了,正直没了,真诚没了,感悟没了,态度没了,你想要什么?你究竟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