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前几天在火车上遇到(实际是在旁边桌子偷听讲话)四个中国同胞——两个年轻妈妈,各自分别带着儿子和女儿,小孩看起来大概上初一初二的年纪,大人似乎是三十五岁上下,博士。

我开始厌恶起其中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正在滔滔不绝地讲自己儿子多厉害,什么数学必须考第一名,英语和语文怎么说也得第二吧,我侧过去看她表情,第一直觉是,这个人一定是八号(参见九型人格),一副一切尽在掌控的样子,后来还动手打孩子,动作自然娴熟。

后来我开始意识到,这种厌恶并不是针对她这个人,因为她们在拗膀子、做游戏的时候,我也在傻乎乎地笑,想起了我那个年纪,和表妹还有我妈和姨妈刚好四个人在桌子旁玩耍的样子。她们和我见过的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女人没什么两样,从谈话里得知的想法和观念判断出,是很典型的中国女性。她们本身没有什么离谱的问题,问题是社会强加的东西,而这才是让我厌恶的。

她们谈论这些话题:小孩在学校的成绩、将来读什么专业找什么样的男(女)朋友、老公的工作。其中一个的丈夫不在英国,说,怎么叫也不肯来,鬼知道他一个人在干什么,而另一个开始出主意教她如何把丈夫劝说过来:“叫你女儿给她爸打电话,发几次嗲,自然他就过来了”。我听到这觉得有点心寒,很显然,小孩已经沦为了维持他们婚姻的道具,而她们的孩子也将成为她们对未来的寄托,她们的生命似乎已经终结。

我不知道她们过得是否幸福,希望我的同情只是来于我一厢情愿的胡乱揣摩。但我还是认为她们这个年纪的人,很可能在当年二十来岁的时候,稀里糊涂结了个婚,稀里糊涂生了个孩子,然后自己还没活懂,就紧接着忙着稀里糊涂地教育小孩。对比和我坐一桌的三个人,听口音应该是当地人,一对夫妻和一个看起来上小学的小男孩,我没法判断这是他们孙子还是儿子,说孙子有点大,说儿子有点小。小孩也挺调皮,但是说起话来有大人样,你可以看出他在思考,即使常识不足或者逻辑推理能力还不成熟,坐腻了他开始翻开报纸做数独,大人在旁边也不怎么说话,偶尔点一下报纸给点提示。

这几个月我在间断地寻找到底有什么被忽略的东西,使我们的国家如此糟糕,现在看来,这算一个。国人做事太急了,太着急,一心想着如何去完成,但是不会在过程上花心思,更不会考虑为什么去做这件事。

上次跟家里电话,我妈问,你怎么不谈谈恋爱,即使没什么结果,也能积累点经验什么的。这是个很让人反感的想法,好像做一件事就是奔着结果去的,长远地看,恋爱的结果不就是一个么——分开,即使活着不会分,死了总会分吧(除非把骨灰混在一起埋葬),所以这件事的美妙显然不在于结果,而是过程。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是结婚生子,我想起以前Andy说,英国的家长教育孩子Don’t get married,对比起来看,我们的家长正在把我们往火坑里推,他们没有任何恶意,但却让人心慌。

看到熊孩子写日记提到父权社会,这个问题一点不假,以上的悲剧在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似乎对男人的影响不会非常深,或者说,不是灾难性的,他仍然可以继续未完成的事情,但是需要考虑更多被经济和家庭牵扯的东西,最坏的结果无非是离婚,但在中国社会,这件事对母亲和子女来说绝对是个灾难。

这种残忍的事情显然是多人合伙共谋所致。大多数年轻人的恋爱是不真诚的甚至是耍流氓的,因为他们带有太强的功利性,动不动就是要房子要车子要存款要领证,很多时候父母甚至扮演的是流氓背后的黑老大,在农村,老一辈人对女儿的对待几乎要等同于圈养家畜了,他们想方设法把女儿嫁出去,要嫁有钱的,要收巨额礼金,和找个有钱的老板把圈里的牛羊猪高价卖了没什么两样。

综上,我想出未来两个努力的方向(是的,对不起,我又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一个是关于年轻人,一个是关于女人。年轻人需要有自己的想法,不随波逐流,我们的上辈人做得不好,就不应去模仿或遵从,否则这个社会就不会进步,年轻人之所以是年轻人,就是因为身上创新勇敢反叛的特征,习惯性的妥协则意味着失去改进的机会放弃进步的可能,一味去假装所谓“成熟”,弄不好就将变成“世故”变得死气沉沉。女人需要有独立的意识,若将自己视为依附,则等同于放弃成为“人”这一最基本的特性,最终沦为工具,这是可悲的事情,只有当独立意识建立起来后,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人,有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自己的理想和意志,并去实践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我不知道我能改变这个世界多少,但只要有一个人开始去做,它就开始有一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