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为什么会想你
我知道此刻你不会出现在这里
所以需要脑细胞的大量死亡
换来与想念的悲伤搏击后的安宁
于是我就思考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我自己的事
“独善其身,才可能相爱”
到哪了?够善吗?
还少了些什么?
或者其实孤独一生,来世再相爱?
对吗?还是——
相爱吧,共善吾身?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其他人的事
他们都懂什么是爱吗?
快乐吗?愚蠢吗?
他们爱这个世界的其它吗?
或者大部分连结的基础在于
互利共生
可他们至少已经开始了探索不是吗?

当我想你时,我就思考
思考抽象的事
也许永远不可能认识事物的本真
我的说辞可以根据我的欲求改动
每个人都是思想家
编织自圆其说的谎言
人们称之为理论

而我一直在想你
就一直在思考
直到某个昏暗的阴天醒来
我把我的理论说通了
人们陷入其中,以为我高明
可我突然绝望地意识到
哦,笨蛋!
你本来只需背上背包
买一张去南京的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