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会介于两种想法之间——要是当时这个样子,现在就应该是另一番景象;或者,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切何其相似。

对于前者,通常是懊悔或失落吧,其实不经常发生。只是觉得事情发展地并不那么完美。对于后者,像是常态,像是掷大千世界的骰子最后总是那特定的六分之一是发生于你。

新的事情是开始工作了,不到十天。有意思的是把玩大量真实数据,能够身临其境观察并操作一个活的公司的一部分,不满意的是其他人陈旧的思维模式和不区分上下班时间的风气。

新的但不意外的事情是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不同以往的部分是现在的我似乎不像从前那么胆怯和不自信,旧的部分是我总能联想起和从前的相似,可怕的相似,总和不巧和无奈契合,这让我再次想到那个时不时会冒出来的圈。

朋友们似乎陆续来了上海,于是初来乍到的我感觉走到哪儿都能找人喝几杯。也许这里会是我的另一个南京,也许不久生活会发生重大的令人惊喜的改变,还不太确定,至少so far so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