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一个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命运。

——赫拉克利特


其实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聚在一起的,但是事实上他们此刻带着相同的目的聚集在了一起。

是初秋的清晨,荒郊,人迹罕至。因为有人说,要死地好看一些,死地安静一些,死得低调一些。

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既然你已死,你的一切对于你来说已毫无意义,即使你留在别人的回忆里,你对于你自己来说,从未存在过。不论你怎么死,结果是一样的。但是马上又会遭到反驳,他们说,那你来这里干什么,自己一个人去死好了。

参加这个派对人其实也不多,原因一样,有人想死得低调。

站在几个人中间的是两个穿着邋遢的青年,互不认识。两个人,外表几乎没有什么两样,蓬乱的头发,脏兮兮的衣服,落魄的申神情。但是他们有一点是完全不同的。气质。

其中一个突然说话了:“这样,我们大家都说说各自自杀的理由吧。”

有人应和,有人嗤之以鼻。

“哦,不好意思,是的,我问这个问题确实有点傻,但是我很好奇。”

旁边那个穿着糟蹋的青年转过头来搭话:“请你不要废话,我们不需要什么理由。”

“哦,你好,我只是想知道这个不需要理由的理由是什么。”他竟然感觉有些尴尬。

“我不知道,我倒是想听听你的理由。”

“呃,好的。我是觉得,我实在没有勇气再支撑我未来的生活了。你可能想象不出来我这么多年的生活,看起来和任何人一样,甚至有人说我过的很好很快乐,但是他们不知道在笑容的假象之后有多少无奈和委屈。我的生活,我这样比喻,就像在一个巨大的铁盒子里,是的,他并不是密封得让人窒息,其中有光,有风,有水,只是,你无法逃开周围人犀利的眼神,你知道这样多累,任何人看起来不以为然的细节常常让我觉得心被刺穿一样。是的,我承认自己的脆弱,这是命运,我逃不开,只好每天背对着身边的人,不和任何人交谈、交往。但是,这样的生活并没有让我更自在,想象力更加可怕,它比真实存在的事物更加可怕……”

周围的几个人开始小声嘀咕,他们似乎并不太在意他的陈述。

他继续吃力地描述自己的理由,但是越往下说越是觉得奇怪,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认真听他在说什么,他们只是脸上挂着悲伤,不,仔细地看那种悲伤似乎像是一种悲壮,那种表情和烈士在死前独有的表情一样,义无反顾。

若是往常,遇到这样的冷漠,他会感到心底刺痛,他会觉得想哭,但他不会发火,从来不,他从来都是个温顺的人,只不过那种一旦发火就不可收拾的事从未发生过。但是,这两种情绪,此刻都没有显现出来,是的,这是一个特别的派对,一个属于死亡的、属于明天的派对,但是这属于明天的派对,只有今天,没有明天。他没有觉得难受,但是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隐隐觉得心底有奇怪的东西在膨胀,跳动。

站在边上的女孩说话了:“命运是什么,就是当你还看到希望,但是却不得不死去。”

“请你继续说下去。”他突然觉得有些疑惑,那股跳动稍微平静了一些。

“我不必告诉你什么理由,但是,你不得不相信命运。这不是什么悲观的思想,相反,这样的心态,坦然而洒脱。”

刚刚说话的那个青年此刻也加入对话:“自己杀了自己,是可悲的,其实是自己首先抛弃了自己。你不应该饶过自己,是的,你应该杀了自己,你对不起你自己。”

他被这突如其来的连环逻辑推理绕晕了。但是整理了一下思绪,他还是执意说:“我要背叛自己了,这就是命运,是命运先背叛了我。是的,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就是这样的性格,你知道的,一个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命运,这就是我的命运。”

“你应该去死的,应该的,你快点去死,快去死!”站在树下的中年男子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他再次觉得有些尴尬,环视周围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悲壮。他被人大声责骂了,却没有觉得难受,那股力量在心里再次澎湃,忽然间觉得自己像是参加了一个神圣的仪式,每个人的表情都一样严肃认真而有略带神秘。

突然,周围的人像是约好一样,掏出刀刺进自己的心脏,鲜红的血四处飞溅,他们倒下,脸上仍然挂着悲壮。他突然觉得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在血液里循环,他突然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并不是因为他畏惧死亡了,不是因为他看到他们飞溅的鲜血觉得害怕了,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自杀的理由,在他们面前简直卑微地不值一提,虽然他仍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自杀。此刻他在他们悲壮而神圣的死亡面前,看到自己渺小的影子,像树上蠕动的毛虫。那股力量再度膨胀,他突然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洒脱和释怀。

他从梦中惊醒,从桌上抬起头来。

他拿起笔,划去面前纸上的“遗书”二字。在那句名言之后又添加了一行字,那张纸上写着:

一个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命运。但是改变了一个人性格的,也是命运,于是最后,谁也说不清到底什么是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