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Inspired by Simizu Lemon
1st Anniversary of the Completion of This Story
For Simizu Lemon and CC
Thanks to the passage of time, now I feel like embracing the wind.

=======================================================
晚饭后,她接了电话。几分钟后,在争吵中结束了对话。
她放下电话,继续点击鼠标。
“是谁呢,好奇怪的对话。”他问道。
“已经分手的男友,八个月了,他一直在纠缠我,好崩溃。”
“这样啊,为什么会如此呢。”
“我不知道,我感觉他有些不平衡,即使分了也要一刻不离地监视着我。”
“好奇怪的人。”
“是啊,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一天要打若干个电话,发若干条短信,生怕我和别人再好上。”
“或许是依赖心太强了吧。”
“嗯,我也觉得。或者说是占有欲太强了。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试图掌握我每一秒的动向,比如我和同学去逛街,如果我说两个小时回来,那么多几分钟都不行,更无法理喻的是,即使提前回来,也要被责问。”
“啊,这样太匪夷所思了。”
“而且还说我难以让人掌握,而他自己去哪里做什么却从来不说。你觉得他这是怎样的心理呢?”
“呃,是人格分裂吗?不太像吧。”
“可能真的是这样吧,他在同学面前是一个人,在我面前又是另一个人;好的时候是一个人,不好的时候又是另一个人。他的朋友评价他人还不错,但是难以接近。”
“这么说来是有点分裂。”
“真的受不了,分都分了,还这样一直纠缠,有时候还真希望他再去找个女朋友。”
“呵呵,的确有点意思。我觉得他的性格可能比较脆弱,需要一个人可以让他依赖,否则将无法支撑自己心的重量。”
“嗯,我知道他曾经一度绝望得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小时候心理一定是受过一些打击吧?”
“是的,他爸也经常如此过分管着他妈,甚至拳脚相加,而自己却在外寻欢作乐。”
“按理说,这样他长大后的性格应该是和他爸相反的,真的很奇怪。“
“我也不知道呢,关键是我现在很是烦心,总不能让他这样一直纠缠下去,要不然我也会疯的。”
“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吧,或者,如果能找到一个好的催眠师,抚平他幼时留下的心伤。”
“你觉得可能吗,通常心理有问题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有病的。”
“也是。哎,我倒是研究过一些心理学,我可以理解他,但是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
“是啊,我也理解啊,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办。”
他从床上坐立了起来,深深叹了一口气。
“其实有些方面我和他也有相似之处。”
“啊,是吗,或许是有相同性格呢……对了,你有谈过女朋友吗?”
“嗯,已经分手好久了。”
“为什么呢?”
“我觉得是性格不太适合吧,我和她的爱好也不是很一样。”
“或许我不了解你们,但是我觉得这个是容易解决的问题啊。”
“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吧。”
“呵呵,的确,感情的事很难说。”
“嗯。”

他叹了口气,起身,手插口袋走出房间,在客厅来回踱步。
她跟着走了出来,两个人在桌前坐了下来。
“其实也不是完全那样吧,相比之下,我却从不忍心苛求自己心爱的人,但我曾经也是类似地依赖着她。“他随手拿起桌上的啤酒,吞了一小口。
“这样啊?呃,或许当初和他恋爱的初衷就不正确,我只是怜悯他,仅仅想照顾他而已。有时候真的不能狠下心,他说他伤心的时候心会疼,是真的疼,我知道,是心理的疼痛作用于物理的疼痛了。“
“或许他没有想到,否则他一定会想叫你姐姐。”
“姐姐?”
“嗯,我的高中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异常孤独忧郁,我在想,会不会有这样一个人,可以整天在我身边,照顾我,爱我,在我哭泣的时候帮我擦眼泪,治愈我心底的伤口,带我走向阳光,给我我想要的一切快乐。后来有一天我无意中在诗里写到了姐姐,虽然那首诗浪漫而忧伤,但是我却为之欣喜若狂,因为我找到了一个词,完全描述了我说的这个人。“
他起身走进房间,从抽屉里拿出几本小册子,回到了桌旁坐了下来。
“这些是我高中时候写的诗,你可以看看,或许从中可以读懂一些东西,借此理解他在想什么。”
“啊,感觉很绝望很疯狂。你一直是这样子吗?”
“不是了,至少现在不是这样。像我这样,双鱼座的人,情绪时常不稳定,感觉自己的思维时而极度理性,时而极度感性。在理性的状态下,有些问题思考起来觉得是那样子,从各自的角度来看双方都没有错,然而在感性之时,真的是有一种力量,让你坚持自己是对的。
“啊,这让我想起一个事实,有时候感觉恋爱的双方不能有一方太忙,不然就会出问题。”
“的确,不管是哪一方因为忙碌而疏远了另一方,即使知道不是故意的,也会很难受。就比如说,假设你去洗澡而把手机放在其他地方,他打电话没人接、发短信没人回,心里一定是非常难受的。“
“是啊,他就是这样子的。有时候我挂聊天软件仅仅是为了积分,并不是想聊天,就把手机放在包里,如果他看到了,发我消息而我不回复,会非常抓狂。”
“其实我和我女朋友一直没有争吵过,直到分手前,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争执不下。”
“嗯?是谁不对呢?”
“都不是。感情的事真的没有谁对谁错。我知道,直到分手那一刻,我们还彼此相爱,可是双方真的不够自信,以为爱下去会带来更多伤害,于是长痛不如短痛……”
“你现在还会经常想着她吗?”
“偶尔吧,但是一个人的时候,想起她仍然会哭,就像你说的,他的那种心疼,我完全能体会,因为我也会这样,不是心理上的难受,而是心脏确确实实在疼。”
“嗯,那么当时是怎样分开的呢?”
“她当时参加了学校的社团,任了某个职务,因此经常忙碌。我记得那天中午,看她在线上,我给她发消息迟迟没有理我,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后来她说的话真的让我很伤心。我问,我,作为一个人,你的男朋友,难道比不上你在社团的事务?我的自尊如何安放?她说,没有这样,你们是并重。”
“嗯,我曾经也是参加了学校的社团,一直很忙,而当我晚上回去时,其实我想听到一句,你今天忙了一天,应该很累的吧,可是他却是严厉地质问我去哪了。有时候会把我急哭了,他才说是自己不对,然后问候我,我说你这句话早说出来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其实有些话先说和后说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效果。”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那样说。她说我的思维方式和她的不一样,我喜欢把所有事物放在一起比较,而她需要分类,不同类的事物无法比较。”
“我能理解,就像我以前问他,家庭和事业哪个重要?你说,如果是家庭重要,那么你不工作如何让你和你的家人物质富余;如果你说事业重要,那么她会怎么想。你说怎么回答?”
“嗯,的确是这样。”
“你还想着让她回来吗?”
“或许是吧,或许不是。我觉得以她金牛座的固执性格,一旦决定了的事情,真的很难再改变了。最后我说,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随时可以回来找我。”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听到这样的话就算仅仅是为了赌气她也不会再来找你了。”
“哎,看来我的确是错了。但是确实,有些事情,错了之后才会理解,才能学会如何去改正。”
他喝下一大口啤酒,叹了一口气,接着说。
“有时候我在想,每个人被抛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无助、孤独而脆弱的。一旦相爱,便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依赖心理。我认为,爱和喜欢其实不是程度的关系,而是完全相反的过程。你喜欢一个人,喜欢他的一切,你开始想要占有他,这是索取。而爱是不一样的,你会感觉有些疯狂,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他,这是奉献。对于一段感情,两个人若是过分依赖,互相索取,很快便会枯竭。而如果是真的相爱,便会互相搀扶,彼此安慰,爱的火焰才会越烧越旺。然而如果只有一个人懂得这个道理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他不能对对方说,你要懂得奉献,你要向我奉献才能得到我的爱……”
“嗯,我知道,所以,你说的爱,是一种默契,彼此会心一笑,便知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可是,这样的默契真的很难掌握。”
“所以,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也许结婚生子了,可是到了他们死的那一刻,也没能明白爱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挺有道理的,可是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哎……”
“哎……算了吧,回去睡觉了,不想了”
“呵呵,一睡解千愁啊。”

他们起身,他送她回去。
“其实你跟我描述了他,就像把我自己一点一点解剖给自己看。有些事,现在回想起来确实不可理喻,但是在那个时候确实是这样做了,而且是理所当然,不曾想过是否伤害了谁。”
他们沉默不语,走了一段路。
“他曾经说,如果再晚几天遇到我,可能他已经卧轨了。是我把他从痛苦的边缘拯救出来,却也是我让他陷入了另一个痛苦。”
“啊,我曾经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哎……“
“可惜你不是金牛座,他也不是双鱼座。不然事情应该简单多了。”
“为什么呢?”
“呵呵,就像我和她,如此干脆地就分了。我希望她能幸福,即便坚持了她的冷酷无情。而我,继续着从今以后只属于我自己的生活,无论怎样沦落怎样辉煌,谁又知道。”
“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嗯,我赞赏这样的气魄。”
“其实我真的后悔高中时候、甚至是初中时候没有谈过一场恋爱。”
“为什么呢?”
“那个时候的恋爱那般纯洁,几乎没有多余的考虑,只要能在一起便是幸福。”
“啊,是啊,现在的人,恋爱都过于功利,考虑太多的事,反而适得其反。”
“我不打算以后结婚,更不会生子。纯粹的爱,应该是和世俗没有瓜葛。人们总是被误导,以为恋爱是为了结婚生子,一代一代如此被效仿,却从不明白,真正的爱,和婚姻完全是毫无关系的事情。对了,你认识我们学校的那个来自英国的外教吗?”
“估计有印象,怎么?”
“他今年应该有四十几岁,但是没有结婚,以前聊天时候他也说过,从来不打算结婚。他说在英国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中国的学生大多无法理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他有一个兄弟在日本工作,数十年没有见面,他说,如果是中国人,兄弟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如果某天相遇了,一定是拥抱且感动地热泪盈眶,而他们不会这样,最多也只是简单的寒暄而已。他们强调一种个人主义观念,自己不会去太多干涉别人的生活,也不希望别人对自己指手划脚。活得自由,或者说是为自己而活着,寻找自己所认为的人生的意义……啊,你是住这里吧,好像到了哦。”
“嗯,是的,那拜拜啦。”
“嗯,拜拜。”

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过往、恋爱的观念、对那个人的同情以及对自己的同情。或许,脆弱的人真的可以变得勇敢,可是这要在怎样的条件下呢?他还是习惯地想问姐姐是否知道。
或许真的有一天,发现自己从前固执的观念一点一点发生了变化,那是怎样一种情景呢。
他想问自己,真的会有一天,发现自己长大了吗。或者,现在的自己已经饱经沧桑,心底已伤痕累累。会不会有一天,自己变得格外坚强,一切困境都无法压倒自己呢。
真的要爱吗?真的要被爱吗?或者,互相搀扶、相濡以沫?那个人会懂自己吗?还是委屈自己让自己负担一切的伤害好让她能快乐?
他想,也许姐姐曾经是一个脆弱的人,绝望到放弃了自己,把一切都奉献给一个人,让他快乐让他幸福,让他实现曾经自己也做过的美梦。或者,他也应该这样,狠心摔碎自己本就脆弱的心,癫狂而迷乱地爱上一个人,然后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出来,让她快乐让她幸福。
是的吗?是应该这样吗?他很想试一试。
他很想知道,这样是不是成熟了一些,还是绝望而沧桑了一些。
带着一朵将要奉献的爱在萌芽,他走进了电梯。
=======================================================

后记:当时写好之后就陆续改了好几遍,但是变化也不是很大,今天又翻出来改了一下,对于对话的语气处理还有已经都还是不太满意,但是不能改太多,因为时间久了,当时的记忆也不太清楚,以免改变了原来要表达的意思。

标题是这次取的,以前一直没有标题,我也觉得这个标题也不是非常好,为了适应这个标题我把结局也改掉了,本来最后还有一句:“六楼。电梯门移开一半,灯光突然黑暗,一声沉闷的巨响在楼道回荡。”

另外:没有首行缩进,真烦人,貌似是个棘手的问题,暂且就这样将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