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明星是他的真名,他睡我上铺。大二的时候他因为玩游戏而休学,之后再次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时隔一年,我只见过他一面,直到现在毕业,我想,那应该是最后一面了。

我和明星并不算太熟悉,大多数时候他都不在宿舍,也不在课堂,基本是昼夜颠倒的状态,所以偶尔见到的时候也是看到他呼呼大睡的样子。他平时也并不经常和我们说话,然而一旦关于什么话题扯开,能和我们谈上好几个小时。

明星是爱文学的,这点不难看出来。他厌恶无聊的课程,即使不打游戏,有时也会去图书馆看书,看他喜欢的书。他说他喜欢七零后或稍早些年代的作家,他读史铁生或者是其他我并不是太了解的作家的书。有时候他也看一些很奇怪的小说,有些也是仅仅为了消遣,遇到这类的书,他会看得很快。我们经常看到他在床上翻滚,然后醒来,拿起书看,看完之后会试图跟我们讲他看了什么,但是通常都是放下书之后完全忘了自己看了什么,然后我们一起哈哈大笑。

他是感性的人。有时看到他在空间里写日志,文笔流畅、感情细腻。有时候他会在宿舍里写日记,在他乱糟糟的桌子上放上一个本子,一个人埋头不停地写。偶尔他在宿舍里过夜,他的体型肥硕,爬到我上铺的时候整个床都在摇晃,我总是开玩笑说总有一天我会被他砸死。熄灯后会和我们天南海北地谈,我喜欢和他对诗,是那首我们都喜欢的海子的诗。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草原的尽头/我两手空空/悲伤是竟握不住一滴泪……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他很少与人争执,说话语气很平,但却很睿智。而做事大多数是一时兴起,记得一个下雨的夜晚,他睡醒后坐起,说了一句,去扬州。然后他就真的起床去了。他时常出远门,所以经常有很多天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里。记得最远的是他去过郑州,回来时也给我们带回了一些当地特产。

有一次,我、明星、腰子和小哥一起去了黄山,三天,这是我们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虽然从行事风格来推测别人会觉得他很乖戾,但实际上他是个很容易相处的人。抛开沉迷游戏不谈,他的确是个天真、聪明、善良的孩子。

听说他休学回来后情况并没有好转,仍然经常多日不见踪影。但我想,他有他的坚持。

他有他的故事,有他的梦想,这一点我深信不疑。他是固执甚至偏执的,但是我欣赏他这一点,尽管在多数人眼中他是不思进取的差生。我知道,我和他在很多地方很像,但是很多时候我向现实妥协了,他能够轻易唾弃这一切在他看来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我做不到。虽然最后有人看到了我的光鲜,而我在他面前却觉得自愧不如。确实,他是个明星。

而现在我可以肯定,我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