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双鱼·夏花汀
——致澈·葬天猫

寂寞的花瓣
凋零在澈水河畔
像琴弦间飞散的茫然
徘徊在白云山巅

你留下一丝邪恶,一丝天真
在开满孤独的花丛中仓惶转身
风中弥漫起你笑容的涟漪
我在思念中为你写诗

亘古的圣洁
你我都是神
放任灵魂
在落花的季节里飘曳

2006.04.19

====================

这是我收集下来的诗当中最早的一首,至于是不是我写的第一首诗已经无从得知了。那个时候读高二,语文课上甚是无聊,就在书上乱涂乱画,偶尔会写出一些自认为不错的句子,拼凑多了,大体能凑出一首诗一样的东西来。我有个同学酷爱写律诗,有时候也会和他研究平仄和雅韵,虽然我也不是非常懂。当然,我写的最多的还是现代诗,总觉得古诗基本上都被写完了,古人太有才了,把古诗写死了。

这首诗是写给猫的,我高中时爱上的第一个女孩。那个时候我没有见过她一面,仅仅是因为声音就爱上了她。这可能是我天生的性格,容易动情,这样的性格至今还是很突显。容易动情,既是好处,又是弱点。容易动情就等于容易受伤,因为感情很难是一帆风顺的。

那个时候,学校中午有广播,内容大概就是一些流行音乐,然后播音员准备一些浮华的文稿无病呻吟地读着。猫是其中的一个播音员,但是却和其他人不一样,我现在已经无法回忆出具体的细节了,她的声音、语气、断句,确实不同于其他的播音员,总之能给人亲切的感觉,但这个映像和她在网络上给人的另一种映像又截然相反。我看她的博客,血腥、死亡、冷傲,大多是这些极端的元素,然而也是这些元素,让我深深着迷。我看过她的照片,是很好看的少女,照片中同样掺杂着那些主题,割腕、药、处理过的过度明暗对比。

那时的我究竟是怎样的我?随着在班上从名列前茅渐渐后退,心中各种不平衡、失落、自卑甚至绝望日益被放大。带着这样的情绪,每天去思考关于生死、意义之类的哲学话题,疯狂而孤独。写到这里发现已经超越这首诗所带来的东西了,之后的话留到之后的诗去说。毕竟那些年,这样的境况一直缠绕着我。

这首诗里的我仍然是一个羞涩的我,甚至带着一些少女情怀,爱做梦,爱幻想,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就和现在一样。我的同桌后来也进入了校广播站,于是委托他将这首诗送给猫,记得当时是很简单地写在了一张白纸上,没有任何修饰,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文字了。之后也和她在线聊过几次,直到上了大学之后再想起她,还是没有见过一面。那个时候把相爱想得很简单,实际上我现在也如此,以为两情相悦就可以在一起,原始而不加雕琢,那种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可以藐视一切外在的事物。

然而,就当别人在学会心机和算计的同时,我还坚持停留在从前的状态,试图拼命为理想中的爱情找到一丝生存的可能,这是超然还是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