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叛逆组曲
——给昏睡的人们


柔和的阳光下
躺满了罪恶的借口
借口
那个满目的狼藉
从上方窥视
窥视一群隐瞒的罪恶


秋天在夏末的烈日中
冲向死亡
从未见过的害怕
在平静中昏睡过去


收起你们丑陋的智慧
那龌龊之后的跟随


我不原谅你们的懦弱
听见你们的默不作声
在可笑中颤抖
任由他人宰割


仇,仇,仇
当他流出最后一滴血
那无尽天穹中的诅咒
是你的重生

2006 年 5 月

=======================

这首诗代表我过去的过去,之后表达这种主题的几乎都不出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人的绝望。是否可以这样说,我渐渐变得懦弱了?

于是想起了青春期的一个转折点,在十四岁之前,一直是野孩子,叛逆、勇敢、好胜、顽皮、鬼主意多,十四岁那年来到陌生的城市接触陌生的人事物,性格骤然变化,终日沉默不语,之后的几年渐渐变得内敛、压抑、怯懦、忧伤,偶尔狂躁。

那些年在低落的时候偶然还能想起儿时的自己,一想起就会给自己带来勇气和希望,但是渐渐地就把这些都忘了,以为那个时候整天打不起精神的自己就是原原本本的自己了。

不过现在看来确实可以知道,那些儿时的性格一直在潜意识之中没有消失,但也没有过于明显的表现。于是这样的两种截然相反的性格就在不断拉扯碰撞,让我时而悲伤、时而癫狂,时而畏缩、时而不顾一切。

可我是否应该找回那些遥远的东西呢?它们就能代表最原本的自我吗?最原本的自我就是最真实的自我吗?或者,这一切都只是孩子气不停地作祟?那么成熟就是没有过激的情绪没有凛冽的性格?

但不管怎样,我不能忘记过去,有时需要将它们从潜意识中抽取出来,为另一半的自己疗伤止痛。毕竟,这两种性格的组合,才是完整的我。我要让两者相互交融相互作用,而不应让一方打倒另一方,不该让一个在沉睡,一个在闹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