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采花

在这朦胧夜色中
你的美丽是我的残忍

2006.06.15

=====================

又一夜惆怅

一番轮回与徘徊
我回首 又见了明月
美满的愁
不吝啬一滴泪水
银白色的流光啊
我的指尖残存着温热
如果你能感觉得到

2006.11.09

=====================

雨天∙出行

雨如飞石
银杏叶凋零一地
我掠过无人的广场
眼泪坚强地流下来了

2006.11.22

=====================

雪的意境

雪纷飞了整个下午
白色的小屋
我一步一步
亲吻寂寞的温度

2006.11.23

=====================

晨月

霜雾更加浪漫了你的冰清玉洁
我或远或近地隔着梦摘下的
一朵是满足
一朵是无奈

2006.12.12

=================

我把这些诗放在一起,暂且称之为感怀诗。大多是因为看到了什么、或做了什么、甚至是意淫了什么,于是触景生情。

比如有一天晚上,我们在教室自习,闻到校园里的栀子花香,于是和两三个同学相约而去摘了两三朵,典型的浪漫主义情怀,但是写这首诗的动机多多少少有些装逼。当时写了很多行,很久以后翻出来,陆续改了几次,最后只剩下两句。从来不否认自己的浪漫情怀,真正文字的表达或许是从这里开始,虽然它有些虚假。

为什么虚假呢?或许也不是,可能是之后的浪漫主义渐渐加入了伤感的情怀,再回去看从前已经觉得不适应了。从完成的时间可以看到,后面四首是在高三时候写的,和之前的相隔了很久。那个时候住在学校旁边的小区,早晨或是夜晚上学放学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感触颇多。实际上那是一段精神极度脆弱的时候,很不经意地就会触景生情。其中的缘由,如果想得更深入一点,应该是一种潜在的自尊在作祟,否则我也同样能够自得其乐,因为我不得不在乎。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失败,会想起很萧瑟的场景,会很颓废。这些都是同样的心理因素造成的。之前有谁说过,最丑陋的是自尊心,但是我想大多数人可能不会认同吧,就像那个时候在听《逆鳞》里唱,“自尊看起来或许可笑,但它至少撑着我试着不让我跌倒”。

但是有些感怀确实是纯粹的感怀,例如在写《雪的意境》时,根本没有下雪,完全是一瞬间在脑中浮现的场景。有时候过于敏锐,捕捉到一点细节之后无限放大而联想,让自己沉浸其中一发不可收拾。敏锐的人善于感知发现,但往往容易受伤。有一次周末回校,下着大雨,走在学校无人的广场,看银杏叶落了一地,一下子想起了那时那地的自己。

有时候最初触动我的也可能不是景色,而是人。可能是一些无意的语言、表情,我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在误解,但是它们不小心被我敏锐地感知到,于是就那么不小心地让自己无限沉醉或忧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