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痛苦的本源

把记忆揉碎。向前不是,回退也不是。 你看我身后那一点一点被垒砌起的城堡,此刻摇摇欲坠。 这是我全部的积淀,我的支撑,我存在的全部意义。 我想我可以不是我自己。我可以肆意飞翔。 其实这是对的,我并不唯一是自己。我所感知的只是我的意识。 就像梦一样,你从高高的天空向下看,诡异的色彩笼罩形形色色的运动的事物。 他们移动异常缓慢,此刻我已经从躯壳中挣脱出来。 只是,只是,让我悲痛欲绝的是:我一定会是什么,而不可能什么也不是。 我可以是其他的人或物,向前的我不再被称为我。然而这个我始终不能被逃脱。...

不该被冷却的愿景

一整天的阴霾。未走出房间一步,对时间的感觉已经错乱了。傍晚出去的时候在外面感到一阵阵寒冷,在灰暗的天空下,悲伤无处藏身。感觉快要下雪了,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的。期待圣诞夜里站在一场大雪的最中心,让心彻彻底底地撕裂,彻彻底底的疼痛,直到麻木。 快要过年了,想着想着思绪就一下子飘到了小时候。我想我曾经是幸福的。下雪了,下雪了。闭上眼睛,雪花在飘落的样子很有画面感,然而在这白茫茫的一片中,我始终是孤身一人。...

写给她的烦恼

我已经很少去为别人的事情而烦恼了。似乎全世界的悲伤已被我一人饮尽,我的心中有太多的苦,无处诉说。若再去纠缠于别人的伤心,我命方休。于是我学会了冷酷,像从前一样。不同的是,之前是一种刻意而变相的炫耀,而如今却是一种释然的隐退之意。 我随手丢弃了一些别人眼中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固执地追求我所认为的价值。因为我的固执,所以我的追求有了意义。哪怕最后得到的是一场虚幻的梦。纵然梦是虚无的,若我能沉醉于一场梦境般的美妙之中,此生无憾。...

突然想到的情景

十字路口。 他们牵着手。走。 他说,我们左转。她说,我们右转。 他想,如果我执意左转,她会跟着我来的。于是他左转。 她想,如果我执意右转,他会跟着我来的。于是她右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