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点点点点

我突然很想知道,那个在很多年前某个夜晚抽着烟红着眼睛写下“忽然就流出泪来,忽然就想要听到她的声音”的李志,在这个夜晚和他的老婆或者朋友们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他的生活快乐幸福吗?还是我们仅以为应该是?他逃出那个反复无常的圈了吗? 去看过去的日志,会很容易把现在和过往连成线,可是该死,这些成线的点都在那些阴暗的色块里。孤独、无援、苦痛、隐忍,而不是清净、独立、玩味、强大。对心境的解读是直觉的,而这种直觉又反应着心境。...

钱的问题

在快毕业的时候谈谈钱的问题真是太适合不过了。钱的问题,很是问题。 回国之后我大概有七八千可用的人民币,本来以为这个学期可以过得富足一点,但是和家人关系不和,心想着要是哪天离家出走了,我就真是个穷光蛋了。最近去了趟迷笛,平时买了些酒和吃的,一半花完了,现在是越来越穷了,所以省着用。曾在五四时候文人们流行炫穷,我觉得这个时候也是合适宜的,打打土豪的士气。观察自己,牛仔裤穿出了洞,没买新的,只有一双鞋子,四双袜子,秋天只有一件外套,找工作也没有正装,我怕花完这些钱毕业后我就会流浪街头,因为我开始从心底排斥找工作。...

That’s why I’m always unhappy

I’m not impoverished, but I don’t have what I think I deserve. That’s why I’m always unhappy. I’m looking forward to something which is coloured by my imagination, but they often turn out to be null. That’s why I’m always...

九月

写第一首歌时是在九月,名字也叫九月;回国的日子也定在九月;此刻电脑里放着的正巧是周云蓬的九月。我想起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和现在的状态很像。每隔一些时间会过去翻从前的日记,总觉得过去很好,现在的自己很浮躁、糟糕,然后憧憬未来,然后就这样重复着。...

不说孤独

如果我说我孤独,未免显得矫情;如果我说这孤独是可耻的,则是扇自己的巴掌。所以,我决定这两者都不说。我只能说,人与人的隔阂有时候是巨大而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