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拿什么才能留住你?(译)

虽然博尔赫斯是用西语写作,但是这首诗原作是用英文写的,尝试翻译一下。 我拿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与你瘦窄的街、绝望的落日、破落城市边缘的月。 我给与你一个久久凝望孤月的人的苦。 我给与你我的祖先,死去的人们,生者刻起铜像纪念他们的灵魂:我父亲的父亲丧命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两颗子弹穿过他的肺,死时留着胡子,被他的士兵裹进母牛皮;我母亲的祖父——仅二十四岁——率领三百人攻进秘鲁,如今战马尸骨无存而他已是鬼魂。 我给与你我书中的一切顿悟,我生命里一切气概与心智。...

花神咖啡馆

坐下,张望 低下头,再张望 年少的一个梦想 在这里 摇晃地端起杯子 怕洒下一滴 抖着手拿起刀叉 怕姿势不对 像少女见到偶像 手捂口袋,又拿开 又伸过去,拍照 咔嚓,又后悔 哗啦啦 我洒了咖啡 咣啷啷 我磕了刀叉 就像曾经 和那些心仪的姑娘约会...

水城

悲本是我看世界的滤镜 但船驶在威尼斯的碧海上 我决定扭转僵直的颈 绕到前方看岛和屿 繁花,水,游人和墙壁 看三种明亮及其衍生 让阳光刺穿过瞳孔和身体 就像泛起浪花的咸水 洗刷岛岸的石头和青苔 MURANO,MURANO! 恣意的船员大声喊 BURANO,BURANO! 愉快的游船各站停靠 摇摇晃晃地过去...

五月十九叹论文无绪

付期近,然英伦岛入春、无心学术,尽饮红牛仍乏,遂赋诗以遣。 明阳翠影山远窗 长台高座咖盈芳 漫岛花绽伊亦悦 何奈疲目浸书香?

互文 ——写在海子逝世24周年

我坐在覆雪的春天 算不出德令哈在哪个方向 或者我从不知道 我的朋友们写下很多字 横竖撇捺 撇捺横竖 折 一划是一个故事 折起 寄出或烧毁 可这与我何关? 当我吃力地拙劣地模仿 横竖撇捺 撇捺横竖 就快要落笔 它们裂开在纸上支离破碎 撇 泥石从山顶上滑落 竖 死去的枯树又发芽 横 孩子们走过木板桥 折 我钻进山洞又出来 捺、捺……娜、娜娜 一个普通的名字 和一千张不同的柔软的脸 可这与你何关? 火车经过后 你再不关心我们的故事...

又撞进冬天的怀里 在一场丰满的春雪过后 我想变成一棵枯树 在寒风中 冷冰冰地站着 白雪压满我枝梢 你欣喜也好 无爱也罢 只是千百路人同一张陌生的脸 又一阵风刮过 我没有情感 在大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