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渐觉担心,不知何时起,当有人造出这样的句子,“哎呦,少说点吧,他可是个有理想的人”,我开始很是为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担忧。当我们的语言中,“理想”这个词渐渐带上戏谑或贬义的色彩,我们也差不多要灭亡了。

岁月掩埋了太多东西,有多少人已经忘了理想这回事了;多少人或许依稀记得,却羞于再向别人说起;这些都还不算非常糟糕,最悲哀的是,多少人甚至想都没有想过。所以,我想为你做一杯咖啡,朋友,我们坐下来聊聊理想吧。

那我就先说了。

因为在这个世上,凡是关于价值观的东西,不存在完全的中立和客观,所以一旦人与人开始打交道,就是相互侵略的过程。一个人的自我实现,就是让自己的价值观侵略到能力允许的范围里。这么说起来似乎有点激进,但考虑到一切善恶褒贬也都是人为定义出来的,那么我们同样有理由去质疑并重定义”侵略“这个词在传统中的贬义用法。

于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侵略计划就这么开始了。我需要两个不同的事业,我希望一个能够丧心病狂地赚钱,另一个能够完全不顾钱的问题,固执地、偏执地做我认为正确的、必要的、有意义的事情。我们暂且把第一个称为S,第二个称为R吧。

具体些,S是什么呢,可以是奢侈品的营销,最应该赚的便是这些人的钱。R是什么呢?很复杂,它可以是一家别出心裁的咖啡馆,一场跨时代的演出,一次惊心动魄的行为艺术,一张让亿万人为之癫狂的唱片,一本改变世界的书,一件追求抽风似完美的艺术品,一杯反叛行业潜规则的奶茶,一所只授渔不授鱼的学校,一场碰撞思维畅所欲言的派对,一次不俗套的娱乐狂欢,一家不浮躁的工厂,一次深入灵魂的主流文化营销……总之,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独特的,意义深刻的,先锋的,叛逆的,并且不惜一切代价做到完美。其实,S还可以是政府的财团,但那不会是我的,如果是,那样的我会变得无比可怕,让我自己都感到畏惧。

我希望有一天,消费S的人们都渐渐转向R来消费,我迫切地想见证S从兴盛到破败,R从冷淡到狂热的全部过程。

好了,我说完了,来,给你续一杯咖啡,说说你的理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