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之末夜


回到学校时天已经亮了。因为冬至,过去的一夜是今年最长的夜,我们聚集到一起,弹琴唱歌等待末日,彻夜未眠。

记得不久前我说,我曾在盛夏枯萎,我将在严冬绽放。如今,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成长。这种成长,不是所谓的成熟和世故,而是内心的丰满与厚重。

在这样那样的不明白和想不通之中却又多多少少懂得了一些事情,在激烈的情感和泰然的状态之中找到了平衡点。

和朋友谈起过存在和意义,发现是很简单的道理:确定事物或人存在的意义也就是考察其从不存在到存在之后为周围带来了哪些改变。

总是想在人群中闪耀,来确定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后来知道这并非唯一途径。某天发现自己贡献的想法被别人津津乐道,虽已被淡忘,却觉得欣慰。又一天,为某个陌生的女孩在台上伴奏,她借着这首歌向自己心爱的男孩表白,那时我仿佛能从远处观看到自己,像乐队的贝斯手那样帅帅地沉默地而又不可或缺地站在那里。所以我觉得自己也许更适合当一个幕后,让台上的人闪耀光芒。

关于爱。直到那天我确定我们相互存在着的美好感受,那是爱也好,不是也罢,都让我无比欣喜,然而又不去想着要去占有什么,只是时不时会有淡淡的想念,那样的确信,平静而又美好。当你说需要我的存在,瞬时觉得温暖而荣耀,这让我更加坚信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价值,哪怕只是对你一人而言。

昨天被一个陌生姑娘表白,很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若当面拒绝,怕伤害她,但又不能接受,因为完全没有神奇的化学反应。于是我一下子明白了曾经我表白过的那些姑娘,她们那些让我琢磨不透的回复。我开始同意C的观点,确实,表白是很傻很无用的做法,但凡喜欢都会有你能够察觉到的暗示,若相互喜欢,则是关乎默契或者心有灵犀的事情,无需多此一举。

末日终究没有来临,而这些年的挣扎并非徒然,我会稍稍修整,继续上路。


《“冬之末夜”》 有 2 条评论

  1. 如果你觉得你喜欢的那个人也在喜欢着你,你一般是想多了,或是喝高了~正解啊!顺便说一句,咦,现在评论不用输邮箱类,太好了~

    • 哈哈,这次没有,这次是absolutely,只是我不能和任何人说,就这样……怎么会不用输入邮箱呢?你不是输入的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