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饭后倒在床上睡得很沉,睡得很累,在焦虑的梦中又醒来。

我梦到Kook-hee在给我们讲课,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坐在讲台旁,等到分组讨论的时候,看了一下右手边,坐满了女生,没人要我,于是到左边不太满的座位上去,竟然碰到了顾扬,还煞有其事地在讨论问题:如果给本身具有三维属性的一个词“??”(记不清是什么词了)加上“博彩”,它会成为第四维吗?然后他在纸上刷刷地写下[??,博彩],我随即问他,“博彩”有方向吗?老师走过,我想起我忘了提交她布置的三个问题,于是在旁边不安地发邮件道歉。然后一个转身,醒了。

窗帘没拉,大大的落地窗外是一整片寒冷的夜,我虽躺在充满暖气的房间的被窝里,却在心理上毫无温暖毫无安全感可言,那片夜色就直直地刺进来了,伴随着偶然呼啸而过的车辆低沉的声音。再转过身,屋里有一半的灯开着,我本以为是天明,很快又否定了自己,但是觉得全身无力,想一直睡着不要起不要起。没过多久,门外有些响声,于是我最终还是决定起床看看究竟几点。

10:55,国内应该是早晨六点,不错的起床时间,我想我离爱人又更近了一点。起身去厕所,门还在响,是有人在开门,门外的人很焦躁,我听得也很焦躁,就像曾经很多醒来的一小段时间里带有的那种莫名的不悦。几秒钟后恍惚听出了螺丝的声音,门外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怕是有人在拆门,但转而一想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于是继续上厕所,等出来时室友终于开开了门。

我简要地告诉她们我做了什么梦,然后笑笑,走回房间,不知道为何还是一肚子不快。然后坐下来写这篇博。我想说我很想念南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