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穿上病号服
    我穿上白大褂
开始向自己求医
    开始为自己诊断
我向我陈述症状
    我让我关掉嘴巴
这些年总觉得……
    够了,你这病见多了
我又对我说
    我又回我说
救救我
    没救的

我缓过神来
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我决定

今夜我要拆开自己
看看少了哪一部分
这无法解释的缺失
究竟由何而起

今夜我要拆开自己
看看哪里出了故障
这无法理解的压抑
究竟由何而来

我要拆开自己
一刀从脑门开始
三十度角切下右眼和右脑
反手补一刀,左耳
另一刀从左肋开始
弯一道完美的弧
摘下心脏
最后一刀切下整个阴茎
从破口处伸手进去
扯出前列腺
以上这些放在盘子里
送进实验室

我还要拆碎自己
其余的肢体
扔进咖啡研磨机
粗度研磨
准备好滤纸滤杯
以及九十五度的海水
第一杯先给她吧
我想想问问口感
酸还是苦还是咸或者辣
要加点糖吗?

今夜我要拆开自己
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罢了
早该如此了
明天一早
我会用502胶粘好
缠上胶带
假装成一个普通人
继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