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一天他的手开始抖得厉害
三赫兹、四、五……
他开始有些害怕
握不住那只在桌上奔跑的笔
他很害怕,大喊
停下、停下!
却抓不住,握不紧
他开始恨透了诗人的身份

就这样挣扎了些时日
冬天来了,下雪了
情况却丝毫没有好转

再有好些年
我们没人见到过他
有人说他往西偏北20度方向走去了
有人说他在中山路第二个巷口卖烧烤
有人说他被富婆/警察/外星人/奥巴马带走了
也有人说他已经死了

直到有一天
(贿赂我吧,我知道他的行踪)
有一天清晨人们被一阵叮当声吵醒
他开了家铁匠铺
说话已经有些迟钝
他说他热爱生活
他还说他
爱屋后院子里的太太和草坪
爱木桌椅和生啤
爱那些烧尽的炭屑
说完这些
他颤巍巍地把一块铁扔进火里

2013.12.15
Inspired by Rodriguez and my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