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突然很想知道,那个在很多年前某个夜晚抽着烟红着眼睛写下“忽然就流出泪来,忽然就想要听到她的声音”的李志,在这个夜晚和他的老婆或者朋友们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他的生活快乐幸福吗?还是我们仅以为应该是?他逃出那个反复无常的圈了吗?

去看过去的日志,会很容易把现在和过往连成线,可是该死,这些成线的点都在那些阴暗的色块里。孤独、无援、苦痛、隐忍,而不是清净、独立、玩味、强大。对心境的解读是直觉的,而这种直觉又反应着心境。

以上是我昨晚大概想要写的东西,现在已经没有太多强烈的感觉,也就是说,此刻的我和昨天的我没有共鸣了。但是我知道以后的某个夜晚,我会找到这些话,然后再次感慨,哦,该死的圈!

当然,我更希望再也不要看到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