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我们享受太阳的光热,而它时而是神,时而是奴隶。高兴时,我们招集盲眼的信徒向天空参拜,哦,阿波罗,你多么伟大无私!沮丧时,我们横加指责,哦,太阳,要是没有被你照耀的人们,你的存在又有何意义?

然而它多么可怜,也不知道哪个贪玩的神搞大了宇宙的肚子,于是太阳被无辜地出生了,它不明白为什么它的生命是永无止境的核聚变,它多想停下来,和月亮在海边散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