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天气越来越热了。

下午的英语角是在操场旁的凉亭里,一对澳大利亚双胞胎兄弟对面坐着,其中一位带来了他的中国的女朋友,周围坐着一群学生。

听他们讲述在澳大利亚发生的旧事,微风抚过,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好似回到了童年,一群孩子在一起互相讲述近来的趣事,夏日午后的风吹过,让人觉得轻松而惬意,不时喝几口矿泉水,谈笑着,度过安逸的一天。

他们说,在中国的这段时间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生活过得很轻松、随意。他们聊起在澳大利亚时在一家酒吧打工,夜里打烊后几个朋友偷偷在酒吧里喝了很多酒,最后酩酊大醉。也许这不是什么趣事,但是听他们兄弟俩互相谈笑着,就好像这些都是发生在自己身边,非常亲切。一切距离在此刻都被拉近了。

和他们一起玩澳式橄榄球,学习踢球和接球的要领,满操场来回跑,觉得很有意思。外教老师很健谈,我们也喜欢听他讲,到最后发现自己都没说几句话,离开时竟感觉到了一些歉意,怕他觉得我们不够友好或者冷漠。不过转而想来,愿意倾听,便是对一个人的尊重。

晚上回来,累、困。最近被即将来临的考试弄得有些压抑,虽说知道不应该太焦虑的,但是这么多年来,学习考试考试学习,剩下心态非常平和的人我想已经很少了吧。早上起得很早,为了参加另一场竞赛的考试。

等到这一阵子忙完了,准备出去走走,看看风景。突然想起了猩猩,不知他现在怎样,不知他的雅思考过没有。我想,真正比我有压力的应该是他吧。如果他有幸能出国,我想我会去机场送他的。

四月的炎热天气,希望我不会闷得太久,不要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