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4 星期二 雨


雨下了好多天都没停过,中午竟开始电闪雷鸣,只好顶着倾盆的大雨去吃饭。

下午在新街口,在地铁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在潮湿的空气中,旧地重游。

这样的场景,曾经在梦里、幻想里无数遍地播放,或是悲伤而无助,或是美好地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如今它却只在回忆里闪动黑白色的影像。黯淡而深刻。

在各个商场和购物中心来回,本是想买一个葫芦丝,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在琴行,朋友好奇于各种新鲜的乐器,似乎想尝试各种新奇的事物。

看见店内整齐排列的钢琴,不禁心动想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或许有一天,我也会一个人静静地在屋里弹奏钢琴一整天,沉浸于自己的音乐之中。

晚上在教室学习累了,随手翻起了借的图文绘画书,从风格和内容来看作者因该是个小女生,书中图画清新而奇异,文字略带悲伤。

这样的文字,或许浮华了些,或许只属于感伤时期的孩子。我想,如果有一天,面对这样的文字略显不屑一顾,要么是心智渐变成熟了,要么是内心变得更加浮躁。

春天还没到来,温度降了好多,听说要下雪了,有些小小的期盼。

春天的雪,不像冬天那么悲痛、决裂,而更像是颔首静静的等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