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页面

幼兽

即使是童话里
那么美的水晶舞鞋
还是会随着魔法消失
而消失而消失而氵矢而丶丿
偶然回到七年前
我还是那么喜欢
我的过去
即使我那么唾弃它诅咒它
即使如今我可以看穿自己的
血肉、经脉,和骨骼
但此刻我多想用最美的抒情
来为你歌唱
可是噪音掩埋了我
可是冷静的旁观者说
——他说这只是博取同情
          的手段
          犹如用诱饵猎食的兽
可我多想亲你的嘴呀
可我知道
明早酒醒
我又会变回
那个怯懦的孩子

劳动与爱情

我有一块地
葡萄种子,和铁锹
你若愿意和我一起
播种、洒水、除虫
再把这劳动酿成冰甜和香醇
请留下来
请留下来做我的妻子
可你若仅是想赠我喝不完的美酒
——哦,我何曾不天天如此做梦
何曾不想这样的你快点到来
但是,对不起
请、你、走。

崇拜

我要感激你
未曾谋面的朋友
你给我两堆炭火
以对付严酷的冬日
你给我一只面罩
以不至于在雾霾中缺氧
你给我六只气球
让我傲游这天空

我要赞美你
我的好伙伴
你让爱人们回到我身边
你让陌路人对我微笑
你让吉他为我舞蹈
你让我不再惧怕这世界
你让我在狂喜中想要哭嚎

我要歌颂你,我的神
你坐在丰收的谷堆上
你行走在无垠的麦田里
你栖息在葡萄藤下

我崇拜你,可是
唉……我跟你讲
你啊晓得我一生都没崇拜过什么吊人
因为他们都呆得一笔吊操
但是我崇拜你唉
嘘……我悄悄查过你的档案
啊是叫狄俄尼索斯?

2013.12.21

雨天的重要性

雨天你可以不好好说话
把一木桶的情愫
藏进两页错别字里

雨天你可以假装崴了脚
在一地潮湿的银杏叶前
多伫立几分钟

雨天你还可以
采用政治上不正确的姿势
蹲在厕所里拉屎

雨天你更可以尽情回忆
在柏林街头被淋成落汤鸡
在马赛敞着门的旅馆听雨
在谢村卖掉吉他的夜里
的画面
更可以尽情设想
和你心爱的人在大桥上拥吻
可以放弃挣扎
可以不用逻辑思考
可以接受自己
可以和过去和陌生人共鸣

但最最重要的是
雨天你可以不好好说话
把两页纸的想法写成乱码
贴在别人的脑后
然后坐等晴天
自食其果

一首诗的休止

一天他的手开始抖得厉害
三赫兹、四、五……
他开始有些害怕
握不住那只在桌上奔跑的笔
他很害怕,大喊
停下、停下!
却抓不住,握不紧
他开始恨透了诗人的身份

就这样挣扎了些时日
冬天来了,下雪了
情况却丝毫没有好转

再有好些年
我们没人见到过他
有人说他往西偏北20度方向走去了
有人说他在中山路第二个巷口卖烧烤
有人说他被富婆/警察/外星人/奥巴马带走了
也有人说他已经死了

直到有一天
(贿赂我吧,我知道他的行踪)
有一天清晨人们被一阵叮当声吵醒
他开了家铁匠铺
说话已经有些迟钝
他说他热爱生活
他还说他
爱屋后院子里的太太和草坪
爱木桌椅和生啤
爱那些烧尽的炭屑
说完这些
他颤巍巍地把一块铁扔进火里

2013.12.15
Inspired by Rodriguez and myself

今夜我要拆开自己

我穿上病号服
    我穿上白大褂
开始向自己求医
    开始为自己诊断
我向我陈述症状
    我让我关掉嘴巴
这些年总觉得……
    够了,你这病见多了
我又对我说
    我又回我说
救救我
    没救的

我缓过神来
百思不得其解
于是我决定

今夜我要拆开自己
看看少了哪一部分
这无法解释的缺失
究竟由何而起

今夜我要拆开自己
看看哪里出了故障
这无法理解的压抑
究竟由何而来

我要拆开自己
一刀从脑门开始
三十度角切下右眼和右脑
反手补一刀,左耳
另一刀从左肋开始
弯一道完美的弧
摘下心脏
最后一刀切下整个阴茎
从破口处伸手进去
扯出前列腺
以上这些放在盘子里
送进实验室

我还要拆碎自己
其余的肢体
扔进咖啡研磨机
粗度研磨
准备好滤纸滤杯
以及九十五度的海水
第一杯先给她吧
我想想问问口感
酸还是苦还是咸或者辣
要加点糖吗?

今夜我要拆开自己
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罢了
早该如此了
明天一早
我会用502胶粘好
缠上胶带
假装成一个普通人
继续生活

我拿什么才能留住你?(译)

虽然博尔赫斯是用西语写作,但是这首诗原作是用英文写的,尝试翻译一下。

我拿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与你瘦窄的街、绝望的落日、破落城市边缘的月。
我给与你一个久久凝望孤月的人的苦。
我给与你我的祖先,死去的人们,生者刻起铜像纪念他们的灵魂:我父亲的父亲丧命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两颗子弹穿过他的肺,死时留着胡子,被他的士兵裹进母牛皮;我母亲的祖父——仅二十四岁——率领三百人攻进秘鲁,如今战马尸骨无存而他已是鬼魂。
我给与你我书中的一切顿悟,我生命里一切气概与心智。
我给与你我前所未有的忠实。
我给与你我侥幸留存的自我核心——在心脏的正中,它不言语、不逐梦,不为时间、欢愉、苦难所动。
我给与你关于一朵玫瑰的记忆,它在你出生多年前的日落时分被染得泛黄。
我给与你对你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真实而惊喜的事。
我可以给你我的孤独、我的黑暗、我内心的渴望;我在试图贿赂你,用未知、用危险、用挫败。

被男权主义奴役的男性

首先,标题里没有错字。

想到这些是源于最近在网上被评论很多的一组关于阴道独白的图片,有争吵,很激烈。评论里出现较多的是对照片中举着牌子的女性的嘲讽,接下来就出现对这些嘲讽者的反击,嘲讽者被批评为思想落后的顽固不化的男权主义的(有时会多一个定语loser)男人,而这些批评者则多为女性。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往下发展,则最终无非是挑起两性之间的争端,问题只能走向死胡同而不能被解决或最后被暴力压制住。

但是如果我们跳出这个框架,割开某某性的主义与其对应性别的某种联系,会有一些新的启发。也就是说,在思考这个问题时,我将拒绝承认大多数人认为理所当然的一个观点:男权主义总是为男性服务,是男性为压迫女性而制定的规则及其发展成的思维方式。

于是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想到,既然与男权主义相关的所谓受益受害对于性别是没有偏向的,那么男性也可能是其受害者。也就是说,在男权社会被普遍采取和接受的一系列行为准则和思维模式奴役了不论男女的所有人,这套东西表面看来似乎是偏袒男性压迫女性,但是往更深的层次看,所有人都是受害者。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在男权社会里,女性很可能只能凭外表获得发言权,长得好看的批准,不好看不批准[1],由此衍生出男性的审美和择偶则可能是,只选择漂亮的,衍生出的爱情观则可能是权利金钱与身体的交换。可是,男性却没有想到这样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如此择偶,为什么我要选择这种模式和规则,难道没有其他的可能?也就是说,男权社会下男性的思维模式和行为准则也同样是被束缚的,他被束缚在这样一个框架里,以致于他不得不对女性造成一种压迫,却没有可能去反思这一系列行为和想法。

如果以上阐述不能让你的思维从既往的框架中逃出,我们可以尝试找一个新的评判标准,也就是,此所谓某某主义,对于社会的发展是促进还是阻碍。接下来只需对比中西方的社会中的这些方面,就很容易得出高下。这里并没有说西方社会就没有男权主义,而是说,在越先进的社会越容易找到平等。

对于解决这样的困境,我的提议是,不谈论所谓男权女权,只谈论平等。分述为:女性应该意识到某种隐形的东西在迫使你的另一半同类在伤害你,你必须停止它;男性应该意识到某种隐形的东西正在迫使你伤害你的另一半同类,你必须停止它。综述则是:不论性别,所有个体在独立、平等、关爱之中努力消除阻碍人类进步的东西。

钱的问题

在快毕业的时候谈谈钱的问题真是太适合不过了。钱的问题,很是问题。

回国之后我大概有七八千可用的人民币,本来以为这个学期可以过得富足一点,但是和家人关系不和,心想着要是哪天离家出走了,我就真是个穷光蛋了。最近去了趟迷笛,平时买了些酒和吃的,一半花完了,现在是越来越穷了,所以省着用。曾在五四时候文人们流行炫穷,我觉得这个时候也是合适宜的,打打土豪的士气。观察自己,牛仔裤穿出了洞,没买新的,只有一双鞋子,四双袜子,秋天只有一件外套,找工作也没有正装,我怕花完这些钱毕业后我就会流浪街头,因为我开始从心底排斥找工作。

可是这样却不行,说自己吧,没钱买乐器没钱买录音设备没钱喝酒没钱旅行。再说,没钱的话姑娘也不肯跟我走,且不说拜金了,从自己的想法出发也希望自己心爱的人过得更好一点。从出生、被教育、上学、工作,这是一个很大的坑,而在教育中因为缺乏对小孩子自食其力的观念和能力的培养导致迟迟不能独立,尤其是经济上;在体制上,社会观念和环境也不给年轻人创造条件,以至于造人等于造一台会干活的机器。聪明的人也许首先在心理上思想上独立了,但是因为经济拖了后退要被牵制很长一段时间甚至终生。之前有国外媒体评论,中国年轻人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是世故的物质的,他们需要应付沉重的生存压力,无从去谈理想谈意义。往坏处说,这样的人活得不像一个人。

为了传播正能量(这里是真的正能量,心灵鸡汤去死),我要说,没有的,就要去创造。缺少的,就去争取。于是对于没钱的问题,似乎又变得简单,我们的钱怎么花出去,那就反过来想想怎么可以弄回来。例如,我吃饭、购物、租房、缴税,那我也可以开饭店、买卖、出租、办党(这个貌似年代不对),所以,钱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

That’s why I’m always unhappy

I’m not impoverished, but I don’t have what I think I deserve.
That’s why I’m always unhappy.

I’m looking forward to something which is coloured by my imagination, but they often turn out to be null.
That’s why I’m always unhappy.

I have a crush on those who don’t love me, and I don’t love those who have affections on me. There are exceptions, but they’re not here and everything has faded away during the endless waiting.
That’s why I’m always unhappy.

People push me to do things that I don’t like, to struggle for things that I don’t need or want. I’m right in being myself and so are they, but they don’t realise that they are wrong when being others.
That’s why I’m always unhappy.

评论留言